成人光碟

關於部落格
成人光碟
  • 14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電焊工為公益每天讓陌生人免費搭乘順風車(圖)

愛心順風車   30歲的保定人王浩是一名電焊工,每天工作9小時,勞累且收入不高。這個普通的人一年來卻在堅持做一件事:在他上班或返家的路上,讓陌生人免費搭乘順風車。他認為,個人的舉手之勞,能消除人與人之間的隔膜,溫暖多一些,戾氣自然少一點。   順風車 捎走將信將疑乘車人   從蒙古高原上吹來的風,乾冷而強勁,殘枝落葉在冀中平原上隨風而舞。11月12日,工廠復工的前一天中午,王浩小心翼翼從自家院子里移出車,車輪輾過覆滿黃葉的土道,“吱吱”作響。   他的家在安國市常莊村,多年來,村裡人主要以種植藥材為生。這個年輕人也種過藥材,現在,他是一名焊工,工作的地點在清苑縣一家彩鋼廠,從工廠到家有數十公里,他每周駕車往返一次。   車很快駛上了保衡公路,一個叫西許的公交站點很扎眼,那裡擠滿了等車的人,有人搓著手,有人跺著腳,以抵禦寒風。   王浩下意識地踩了一腳剎車,隨即又加大油門疾馳而過。“你看,那個掛著黃綠包的女子是售票員,如果我從這裡拉走了旅客,她會認為我擾亂了交通運營秩序。”他一臉平靜地講述經驗。   北行到良寨村,兩個拎著大包小包的中年人正在路邊候車。王浩停下車,把頭探出車窗問:“大哥,去哪裡?捎你一段路吧。”   兩位路人前前後後打量了一遍王浩和他的車,從牙縫裡蹦出一句:“去保定,多少錢?”“上來吧,不要錢,我捎你們到清苑。”王浩說。   兩位男子對視了一下,有些猶疑,不再答話。其中一人做了一個堅決的手勢,示意王浩快走。   車又往前行駛到溫仁村,一位中年男子推著簡易行李鐵架車立在馬路邊。王浩又重覆了剛纔的問話,這次,男子有所遲疑,但最終上了車。   上來的人名叫段二樂,溫仁村人,“我坐公交的錢你總得收下吧?”他一上車就要塞給王浩錢,對方堅辭不受,他沉默了。半晌才開口說,“你說不要錢,我真有些不相信。”“你沒看見我貼著愛心順風車標嗎?”王浩反問。“看見了,不敢信啊!”段二樂說,前不久,他和三位工友也遇到了一輛家轎,車主自稱是“愛心順風車”,結果,到了工地後,車主強收了4人100元。   一眨眼,張登屯到了,王浩看見路邊有一位老婦人,立在寒風中等待,樣子有些焦急。他急忙下車,勸說一陣後,老婦人終於上了車。原來,老人去清苑縣城看望外孫。她抖抖索索從一塊手帕里摸出10元錢,遞給王浩,“小伙子,這點油錢你怎麼都得收下。”“車空著也是空著,您留著吧,不要錢。”聽到王浩斬釘截鐵地回話,老婦人臉上綻開了花,“呀,活這麼大歲數,我還是第一次坐這免費車哩,你真是個好人。”   車到清苑百貨市場站牌,二人千恩萬謝地下了車。“祝你平安!”段二樂拎著行李,淚光盈盈地朝王浩揮了揮手。   愛心髮端 小經歷萌生出大愛心   王浩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。是家中老母親打來的,母親第二次問他,到了工廠沒有。   在他看來微不足道的善舉,卻讓一家人牽腸掛肚。“遇到壞人怎麼辦?”身邊人時常為他捏一把汗。   百貨市場過了他務工的工廠,他得往回返幾公里路。他把前擋玻璃部位那張手工製作的愛心順風車標牌翻過來,掉頭往清苑縣城南面開。背面是一張白紙板,工廠里很少有人知道王浩這一年來的愛心舉動。   “這世界上還是好人多,你看剛纔那倆人,不也挺善良的嗎?我們身邊大多數人都是這樣。”王浩認為,很多擔心不值一哂,惟一缺乏的是相互信任。   一年來,乘坐王浩順風車的有70多人,“近一半的人,不相信,不敢上車。”他搖頭苦笑說。   愛心堅持髮端於一次小的經歷。   去年12月的一天下午,王浩的車第一次做保養。那是一個大風降溫天,一路黃沙瀰漫,寒風凜冽。當他行駛到保滄線和清保路口時,無意間瞥了一眼路邊的公交站牌,那裡擠滿了候車的人群。   下午16時多,王浩給愛車做完保養,回到該路口時,發現等車的人更多了,路過的公交車裡,人挨挨擠擠,一連好幾趟車都擠不上人。   一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引起了王浩註意,如果沒有看錯的話,大約一個半小時前,她就在這裡等車,現在還在苦等,這樣下去,天黑也回不了家。又一輛公交車開過來,她揮了揮手,人都快擠到馬路中間,爆滿的公交車沒有停,徑直開走了。女孩一臉的失落。   望著這些臉頰凍得通紅的人,王浩內心一顫。想想從前,他在保定市區打工時,多少次也是這樣在等待和焦慮中度過。車已離開站牌100多米,他猛地一打方向盤,把車開回到站牌邊,鼓起勇氣對著等車的人說,“我回安國,有同路的老鄉嗎?上來吧。”   人群“嘩”地一下聚攏過來。有人問他收多少錢?還有人問他是乾什麼的,這不要錢的活兒是真是假?   大家圍著他琢磨、品評了一會兒,多數人認為這事兒不靠譜,沒有天上掉餡餅的事兒。“哄”地一下又散開了。只有一位50多歲的長者和那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將信將疑上了車。   車上,長者不停地給王浩遞煙,一路上感謝的話兒說不完。   內向的女孩一直沉默著。一會兒,女孩的母親打來電話,“媽,別擔心,快到家了,一個好心的哥哥把我捎回來了……”話音未落,女孩已泣不成聲。   那一刻,王浩體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樂……   快樂堅持 溫暖多一些,戾氣自然少一點   有了這次難忘的經歷,王浩決定把自己的愛心順風車計劃堅持下來。   如何消除乘車人的顧慮呢?今年元旦假期,他在家製作了一張愛心順風車牌匾,可愛懂事的兒子用彩筆細細描摩塗畫,牌子充滿了童趣。在前擋玻璃內放上這塊牌子,王浩勸陌生人乘車,省卻了諸多口舌。   漸漸地,身邊一些親友知道了王浩搭乘陌生人的事。“人心隔肚皮”,“知人知面不知心”,出於對其安全考慮,不時有人勸他放棄。   一位親人專門與他長談,併列舉了幾年前自己身邊的例子——— 那人好心載一位陌生老人回家,哪知老人路上突發疾病,送到醫院已經昏迷,從而為兩家人留下了無盡的煩惱。   喜歡剪報的王浩也不時從媒體上讀到“扶老人反被訛”的新聞,還有媒體用車搭訕女大學生,以此測試這一群體的戒備心理和防騙水平,他覺得,這樣的事每冒出一例,無形中鏽蝕著人與人之間脆弱的信任關係。   有人警告他,有的司機因此被“釣魚執法”過。“說實話,我也擔心過這些事情,也動搖過,但一次次實際行動之後,並沒有遇到人們告誡的那些情況,身邊還是好人多。”王浩說,一次,他載上了一位大媽,大媽一路感動得涕淚漣漣,反覆念叨著,一定要把當天的經歷對她所認識的每個人講一講。他認為,這樣,愛心便傳遞出去了,每個人的舉手之勞,能減少人與人之間的隔膜,溫暖多一些,戾氣自然少一點。   王浩說,能堅持到現在,還緣於自己特殊的經歷。1999年,王浩剛上高中,母親乾農活時眼睛意外受傷,一家人四處求醫。因為經濟拮据,王浩輟學了。那年秋冬,眼看著家裡的8畝多藥材要爛在地里,待全家人自京返鄉,眼前的一幕令所有人流出了熱淚——— 家裡整整齊齊堆滿了藥材,還擺滿了雞蛋,這都是鄉親們自發幫忙收回來的,雞蛋也是他們送來的。   從那以後,王浩就有了朴素的報恩情結。光陰荏苒、造化弄人,曾經夢想做一名編輯的王浩成了一名電焊工,他每天工作9小時,站、卧、趴,不停地變換姿勢做焊點,這個勞累且收入不高的電焊工人如何回報社會?“我做這件事,內心如此滿足,我想,是我長期以來的報恩思想終於找到了突破口,舉手之勞而又夙願得償。”王浩說,自己是個卑微的人,力所能及地幫助他人,但又不想讓很多人知道後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壓力。   一年了,依然有很多人不敢相信,不敢上他的順風車。“要是有個組織就好了,有統一標誌,有嚴格的登記或規範,人們信任度可能會更高一些。”王浩想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來做,他曾經加入過一家順風車群,看到裡面很多人在根據路途遠近議價,於是果斷退出。“做點好事只是為了內心塌實,即便只有我一個人,還會堅持把這事做下去。”王浩指著那塊寫著“點滴付出、匯聚幸福”的牌匾說。   大風吹眯了他的雙眼,來來往往的陌生人,眯眼相會,總有人能在不經意間的剎那交集中感受到不期而至的溫暖。 (原標題:一個人的公益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